公告版位

目前日期文章:201005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11.jpg

如果說巴黎是個戀愛的城市,
那麼充滿生命力的桃園,
就是讓戀人們心動的魅麗之城。
時尚與知性的完美邂逅,
河畔山林的浪漫奇遇,色彩繽紛的多國美味,
還有那些魅惑炫目的魔幻夜景。

夜,騷動不安。戀人們,在城市裡追尋。

禮服工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梵谷一生有無盡哀愁傳奇,但只有從他的畫作中,才得見他的不凡與卓越。一位攝影師的創作紀實電影,怎能少了他創作的影像?又怎少得了他創作時的內幕視野與專業解讀呢?

 電影的魅力在於記錄和再造,記錄吻合劇情的時代光影風華,是最起碼的視覺工程。從《海上花》的煤油燈影,到《戲夢人生》的閩南天窗光束,時代氛圍悄悄透過李屏賓的鏡頭就轉換出來,聽著侯孝賢提出的「減光」要求,看著李屏賓偷偷「加光」因應,技工的手和創意的腦,看似對立又矛盾的關係,卻能夠拔河出古典氣息濃郁的經典。真實與美感,從對立到融合,所有我們在觀影時曾經有過的驚歎與驚豔,原來是這樣激盪而生的。

 

李屏賓一句:「要學攝影,就要先懂得光。」簡單扼要,卻已夠讓人受用無窮,所以《千禧曼波》那段「爆米花傳奇(李屏賓請求舒淇演出pub狂歡戲時,別太急著吃爆米花,因為那是他的反射光源)」,透過舒淇的笑訴回憶,猛然就有了醍醐灌頂的震撼;然後再對照吉爾布都導演的《白色謀殺案》(Inquiétudes)中,把光打在塑膠袋上所創造的奇幻光影,坦白說,師父早已帶領學徒登門,餘後的修行頓悟,就看個人了。

 攝影師,是個「捕光捉影」的工作。尤其電影攝影,對光的需求與運用,更加複雜。然而享譽國際的台灣攝影師李屏賓,不僅從有限的光源發掘出幽微的層次,更把他獨到的技藝,帶到不同文化、國度的電影裡去。

禮服工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